Academy

虚拟货币:中美博弈的新“战场”

2021-04-02

author:

虚拟货币:中美博弈的新“战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所有当时的世界老牌强国都因战争成为负债国,战争结束后,美国坐拥全球工业产值 50%,全球黄金储备 80%,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全球唯一核武国家。美国利用马歇尔计划复苏了世界经济,也利用布雷顿森林体系、美联储创造了美元霸权及石油美元霸权(全球石油交易只能用美元做计算基础),再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特别提款权、世界银行、欧洲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关税暨贸易总协议来运作世贸组织,用欧洲煤钢同盟来影响欧盟。

而当核弹技术扩散后,核武大国之间相互毁灭的能力,使得现代真正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在只要还有其他途径可以缓和之前就不会发生。因此在长期中美抗争的格局里,军事冲突是最后的可能。那么,中美对抗还有哪些真正的核心或关键“战场”?在“战场”上决定胜败的工具或者环节在哪里?找出答案,可以帮助我们寻求到下一个世代的发展契机。在我看来,中美竞争最大的核心战场还是在经济,因为那是国家发展命脉,而金融是经济的血脉,货币就是这个战场的核心武器,而方兴未艾的虚拟货币会成为中美竞争的重中之重。

抵御美国霸权,要先消灭美元霸权

有人说美国好莱坞是一个勾勒未来的地方,而科技界是实践好莱坞勾勒的未来。所以我很鼓励大家看好莱坞电影,其中在《复仇者联盟》里,有一个最后的邪恶霸主,叫“灭霸”。看这名字就很有哲理,世界上各个列强都害怕恶霸,若这个恶霸独强,可以横扫全世界,会逼得大家都听他的,他想打谁就打谁。电影《复仇者联盟》中的灭霸,拥有无敌的威猛手套,那是他称霸天下的工具。现实世界,美元就是美国的无敌“手套”。只有美国能用自印的钞票去掠夺世界资源,并且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进行金融控制,制裁与之作对的国家、企业、个人,谓之“长臂管理”,以反洗钱、反资恐、反武扩、反避税的理由对他国进行长臂执法。因此,要终结美国霸权,就要先终结美元霸权。

美元货币地位正受到侵蚀

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美国银行的报告就有看空美元的氛围,也是美银开始这项调查以来最旺的时刻,且减码美元的情况也是2008年来仅见。去年为挽救被新冠病毒袭击的经济,全球狂印钞撒钱。日媒统计,去年一整年全球大约砸了1460兆日圆(约人民币90兆)力挽狂澜,美国二度发放现金纾困及扩大失业补助,估计全年撒了400兆日圆(约人民币25.6兆)刺激经济,规模位居全球第一;日本紧跟其后,刺激经济规模达300兆日圆(约人民币19.3兆)。而狂印美元的后果,有2/3的美金流向美国本土之外,这些资金因为无处可去而流入投资市场,台湾股市也是其中一个受惠者。台新投顾总经理李镇宇分析:“在台湾经济陷入20年来最低迷的背景下,台股却创下近20年来的高峰,市场反弹超乎预期的主因,就是资金够多,也被人称就是‘鬼推磨’行情。”但是这种势头让市场预期美元的准备货币地位将受到侵蚀,这也是对美元最致命的打击。

当今国际贸易支付中,美元第一,占40%左右;欧元占34%,排第二;英镑7.08%,排第三;日圆占3.74%,排第四;人民币只有1.74%,排第五。去年欧盟与英国在支付层面上对美元发起了冲击,计划打造独立的支付体系,对抗美国控制下的swift,并获得德国、法国、中国、俄罗斯的支持,理由是为了持续与伊朗经济贸易, 回避美国的惩罚性措施,欧盟也决定新设支付管道的特殊目的工具,来促进与伊朗的合法金融交易。为允许欧洲公司继续与伊朗贸易,德国、法国、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发表联合声明称,为维护“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三国宣布创建名叫“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rument for Supporting Trade Exchanges,简称INSTEX)。

欧元具备挑战美国货币统治的潜力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最近在欧盟讲话中,也呼吁加强欧元的国际作用,摆脱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传统作用。实际上,欧元作为世界第二大储备货币地位,的确赋予了欧盟挑战美国货币统治地位的先机。

中国不但积极参与,也已经在积极发展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截至目前,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的实际业务范围延伸到了140多个国家,CIPS业务覆盖了“一带一路”上的61个国家,及另外62个国家和地区,与美国的swift并行不悖。另外,中国央行再度提及加强“顶层设计”,坚定不移推进法定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落地准备!大陆正以央企为首在推行数字人民币的普遍应用,慢慢蚕食国际贸易美元市场。当美元不再是国际贸易绝对主控性工具时,美国对世界的操控就会大大衰弱了。

为何各国央行都忌惮比特币?

资本主义盛行之后,势必造成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富者益富,穷者恒穷。政府为了避免民怨暴动,纷纷采取福利措施,而这福利措施注定造成富豪更富,政府更穷,从这一次疫情就可以印证。而政府一定有征税的本能,有钱人也一定有逃税的天性,所谓“依法缴税”只是法律不规,我就不缴,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货币是在经济行为上给交易彼此的一种信用凭证,各国政府为了商业繁荣,都由中央银行发行自己的货币,并且进行宏观调控。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原因,其实相当复杂,但在当时,美国民众普遍把责任归结为华尔街的贪婪以及美国政府的愚蠢。出于对华尔街资本家和美国政府的不信任,很多人把目光投向到比特币——这样一种完全独立于政治力量和金融大鳄的电子货币,背后区块链的技术就是保障没有任何一个“强权或大户”可以单独篡改交易纪录,或乱发货币,因为大家平等,是“去中心化”的理念得到落实的保障。

在区块链世界里,比特币不需要中央银行,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认可和拥护比特币。

2010年11月28日,维基解密发布了几十万份美国国务院与美国驻外大使馆之间联系的文传电报,其中大部分都是保密级别的文件。此举引发美国政府震怒,不仅攻击了维基解密网站使其瘫痪,更向各大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用卡支付机构、甚至是 PayPal 施压,要求封锁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以及维基解密的相关金融账户。陷入困境的阿桑奇通过Twitter向世界求援,称愿意接受比特币作为资金来源,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维基解密竟然奇迹般地依靠收到的比特币援助,度过了这次危机,间接证明了美国居然封锁不了比特币。

这让世人看到了比特币的强韧,甚至传说俄罗斯及朝鲜都有用此工具逃避美国经济封锁。比特币更神奇的是发明人的神秘,比特币的发明人叫中本聪,是他创立了比特币系统,一个市值曾超过千亿美元的市场。中本聪最早曾在一封与小区其他人员沟通的邮件里这样写道:“我从2007年开始设计比特币。从某一刻开始,我确信这世上存在一种不依赖信用的货币。”2008年10月31日,中本聪公开了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对等电子现金系统》,这篇技术性论文详细介绍了中本聪的猜想:通过利用点对点网络,创造一个无需依赖中间机构的电子交易系统(没有中央银行的货币)。2010年12月12日,在发布了抗议维基解密的帖子一周后,中本聪发布了他在论坛上关于比特币的最后一个帖子,谈论了一些最新版本的更新。随后中本聪与大众失联了。中本聪失联后,世人才发现对中本聪几乎是一无所知。不知中本聪是男是女,也不知是不是真名,甚至不知道中本聪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这几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中本聪做到了,并且一直维持到了今天,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揭开他的身份之谜。

如果从2008年10月31日白皮书公布算起,比特币已走过了12年历程,在中本聪消失后,比特币依靠小区自治,却能保持稳定运行多年。在信用不足的非洲,现在是比特币交易热络的市场。比特币之所以可以如此稳定地运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是以区块链这种全新强大的底层技术作为支撑。中本聪这个神秘创始人,给比特币带来的是去中心化的经典,以及自治小区化运行的经验,已经成为区块链项目的应用范例。在区块链世界里,比特币不需要中央银行,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认可和拥护比特币,比特币成为了每一个人的信仰,因为“We are all Satoshi(人人都是中本聪)”。

201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金融学教授Bhagwan Chowdhry曾提名中本聪为2016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候选人。Bhagwan Chowdhry说:“比特币的发明简直可以说是革命性的。中本聪的贡献不仅将会彻底改变我们对金钱的思考方式,很可能会颠覆中央银行在货币政策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忌惮比特币。吊诡的是,没有一个国家灭得了它,它创造了一种不需要政府主导、跨越所有政府的信用货币。

经济强权下一个战场是制定虚拟货币规则

2月16日,比特币已经突破了50000美元/单位,代表了虚拟货币已经能够从小儿玩家转为大资本家参与,能够被信任、持有、应用的一种金融工具,代表向真正的货币又跨前了一步。但是比特币价格波动太大,目前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国际贸易的通行货币,反倒是像黄金或者其他稀有财富比如钻石、珠宝,成为能够增值保值、商户信赖并且规避政府管控的货物(台湾银行就认定虚拟货币为货物)。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概念,应该再获得强化或获得支持,所以虚拟货币应该还要发展出来去中心化的国际虚拟货币交易所。

虽然中国大陆因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一直被证明是最有经验管理虚拟货币的政府,但是美国对于中国妖魔化形象的塑造,使得各国都不放心由中国来主导虚拟货币世界规则,包括监理结构、交换协议 (新SWIFT)、普遍使用规范及定价权;另一个短板,是人民币在全世界贸易交易份额占不到2%, 排行第五,并不具备主导虚拟货币市场规则的分量。在中美之外,欧盟结合日本也可能是一个够资格角逐的强权,有趣的是,民间大资本家也有可能进场角逐。因为跨国企业的资本实力有时已经不输国家了,其决策效率往往还高于民主国家,而其创新的天性、避税的本能及追求资金迁徙自由的渴望,都会促使他们与各国政府角逐,而让虚拟货币战场恢弘璀璨。

现在各国政府又因为本位主义陷入老窠臼,各国央行都想搞自己的虚拟货币,这样还是强者恒强,弱者恒弱,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真正跳脱数字美元的控制。是否应该借鉴一下比特币的模式,或许放弃掌控,才是真正摆脱霸权掌控之道,从而实现无为而治的去中心化理念。

(作者系台湾一带一路协会秘书长)